香港六合今晚开什么码

李晓:中国要从融入全球化转向吸引全球化 加大制度型开放

发布日期:2022-06-22 12:53   来源:未知   阅读:

  自2月24日以来,俄乌冲突已经持续了数周之久,西方国家在此期间对俄罗斯发起了规模庞大的经济制裁。3月31号,普京签署了以卢布进行天然气贸易结算的法令,被视为俄罗斯近期作出的最强烈的反击。有分析称,这可能会促使美国重新考虑其全球战略,分配更多的力量到欧洲去。

  另一方面,全球疫情形势依然严峻。截至4月7日早上,全球单日新增确诊病例约123.8万例,心诚通财,韩国、德国、法国、意大利、澳大利亚成为了新增确诊病例数最多的5个国家。

  当今世界面临着大国博弈日趋升级和新冠肺炎疫情全球爆发的“双重冲击”,不仅使迅猛发展的全球化进程正在改变既有的方向和轨迹,更使得未来的世界格局变得扑朔迷离。

  未来的全球经济会怎样发展?美元霸权能否被打破?大国博弈下的小国如何自处?“疫后”世界的跨国公司如何重塑全球产业链?中国如何应对?

  财经《风暴眼》对话李晓(国家级人才称号获得者,吉林大学“匡亚明学者”卓越教授,广州商学院校长,横琴智慧金融研究院院长)。

  近期,李晓在新书《双重冲击——大国博弈的未来与未来的世界经济》中,深入分析了新冠冲击下的世界经济与“全球化分裂”,也给出了“双重冲击”下的中国对策。

  李晓认为,俄乌冲突是“全球化分裂”的催化剂,使全球化时代开始转向地缘政治时代,并将极大地影响远东地区的地缘政治。而在时代巨变中,最不可忽视的要素就是大国博弈,中美两国必须尊重彼此的核心利益,努力管控双方的矛盾,才能处理好双边关系。

  谈及美元的金融霸权,李晓认为,表面上看,美国靠强大的军事力量称霸世界,但本质上是靠发达的国内金融市场以及美元体系,来操控全球资本流动的规模和方向。而无论是俄罗斯宣称的区域货币联盟,还是要求欧洲各国用卢布结算天然气的决定,本质上都无法动摇美元在全球的霸主地位。

  在大国博弈叠加全球疫情的“双重冲击”下,李晓表示,中国应坚持改革开放,将“门槛式的开放”转变为“规则、制度型开放”,继续坚持高速增长到高质量增长的转变,深化金融改革。面对不断变化的外部环境,最重要的是要从“融入全球化”转变为“吸引全球化”。

  财经:您怎么看待全球化下的地区冲突?俄乌事件接下来将如何影响远东局势?李晓:俄乌冲突这只“黑天鹅”的突然出现,基本坐实了“全球化分裂”的现实。

  我在《双重冲击》里写过,所谓“逆全球化”和“反全球化”的概念,没有“全球化分裂”准确。历史上,自1492年大航海时代以来,全球化经历了高潮、低潮,甚至暂停,但是从来没有被逆过。当今的现实是世界第一大和第二大经济体在“什么是自由贸易”这个问题上的共识破裂了。美国并不是要“逆全球化”,而是要搞“去中国化”的另一套经济全球化。

  当大国间的博弈越来越强时,俄乌冲突的爆发使全球化时代开始转向地缘政治时代,并将极大地影响远东地区的地缘政治。

  第一,德国通过俄乌战争迅速摆脱了战后长期以来实施的和平主义路线,走上了军事化道路,这一点将对日本产生强烈刺激。

  在这次紧跟美国的对俄制裁中,不论是现在的岸田政府还是前首相安倍,其立场都非常强硬,甚至不再顾及日俄之间悬而未决的北方四岛问题。众所周知,上世纪70年代开始,日本就意在突破“宪法九条”的限制,走上合法的军事强国道路。一旦得逞,东亚地区的地缘政治、经济和安全格局都将发生巨大的变化。

  第二,俄乌冲突使人们看清了美元体系的强大威力。值得关注的是,美国在这场冲突发生前后的战略举措是一套崭新的组合,即“领土空间挤压”加“金融空间封杀”。

  换句话说,针对俄罗斯这样一个在理念上仍然处于领土主义时代的地缘强国,美国通过鼓动乌克兰加入北约的方式,直接触及其痛处,迫使它做出符合领土主义战略的反应。而金融制裁、经济贸易制裁并举的措施,几乎让俄罗斯在经济、企业、体育、文化和社会等各方面被“去国家化”了。

  从俄乌爆发到今天,或许出于对美国因俄乌战争而无暇东部的误判,或者由于对乌克兰因为去核而遭受军事攻击的恐惧,朝鲜做出了发射火箭和远程导弹等一系列动作。这有可能将促使日本、韩国扩充军备。

  去年11月30日,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在拉脱维亚首府加里加的一个外交会议上,公开提出了北约下一步的战略构想。其中的五个要素分别是:“保护价值观,加强军事力量,加强组织,放眼全球,将北约建设成为欧洲和美国之间的制度纽带。”

  依照程序,北约领导人应该在今年6月的马德里峰会上批准这份文件。联系到3月24号刚刚结束的北约峰会发表的声明,北约的发展理念和目标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首先,北约强调在共同价值观的基础上提升政治影响力,它将成为一个冷战结束后仍然存在的全球军事政治联盟体系。其次,它超越了北大西洋和欧洲的地缘政治范围,开始将势力扩展到全球。

  所以北约今后可能有两个重要的战略动向:一是美国在实现“弱俄”“控欧”的目标后,会将遏制俄罗斯的任务交给北约,自己则投入全部精力来对中国进行无理的遏制。另一方面,北约可能将在亚太地区进行“新东扩”。第一波新成员很可能是日本、澳大利亚,第二波可能是韩国和新西兰。一旦这种行为得逞,中国周边的安全局势会发生巨大的变化。

  财经:就俄乌冲突而言,您认为小国应该甘愿充当大国博弈的缓冲地带吗?还是应该加入一方阵营,或者寻求自身的独立发展?李晓:冷战结束以后,北约作为军事集团存在的合法性受到质疑。30多年来,俄罗斯与欧洲经济的关联度不断提升,相应的,欧盟、北约与美国之间的分歧和矛盾也在加剧。但俄乌战争无疑促进了北约的团结,更为北约突破欧洲的地缘限制,向全球扩张提供了借口。

  就乌克兰本身而言,它是欧亚大陆文明的断裂带。首先,它处于欧亚草原和东欧稀树草原的分界线上,东边是游牧民族,西边是农耕民族。更重要的是,它同时处在东正教与罗马天主教的分裂线上。所以,它在历史上曾被数度归入波兰-立陶宛大公国。在1709年的波尔塔瓦战役中,彼得大帝击败瑞典国王卡尔十二世,乌克兰又开始成为俄罗斯和奥斯曼帝国之间争夺的对象。

  乌克兰国歌的第一句就是:“乌克兰还没有灭亡。”它的历史和地缘环境奠定了乌克兰作为边境民族的气质,结果是长期以来以第聂伯河为分界线,乌克兰的东部和西部属于两个文化体系。更重要的是,在2000年的历史进程中,乌克兰的每一次选择都使自己失去了更多的土地和权利。

  所以,从历史性的地缘政治地位来看,乌克兰应该保持中立。它别无选择,注定要成为俄罗斯与北约之间的战略缓冲地带。

  财经:您刚才提到“美元体系是美国控制世界的方式”,那么美国的金融霸权到底是如何运作的?俄乌局势对于美元构建的全球货币体系有何影响?李晓:1971年8月15日,尼克松总统宣布美元和黄金脱钩,美国开始靠债务增长刺激经济增长。美元从过去与黄金挂钩的资产货币,变成了靠信用支撑的债务货币。高度金融化使美国国内形成了一个成熟的金融市场,并在外部形成了一个强大的美元体系。

  美元体系有3个主要的运行机制。第一个是石油交易的美元计价机制。1973年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导致了石油危机,美国迅速抓住石油这种工业血液,在1974年与沙特王储签署了“不可动摇协议”,通过石油交易的美元计价使美元维持了储备货币地位。

  第二,商品美元的还流机制。美国通过发行国债和企业债的方式,把赤字转移给其他贸易国家。这些贸易国家在美国滥印钞票的威胁下,出于保护美元储备价值和本币汇率稳定的目的,不得不把赚到的美元再借给美国,缓解其贸易赤字。

  第三,对外债务的本币计价机制。人类金融史上从没有一个国家的对外债务是用自己可以印刷的纸币计价的。目前,美国对外长短期债务的80%以上是用美元计价的。这意味着,美国通过印刷货币的方式就可以偿债。它从本质上体现了美国的核心利益,即确保美国对外负债的可持续性。

  表面上看,美国靠强大的军事力量称霸世界,本质上,它是靠发达的国内金融市场以及美元体系,来操控全球资本流动的规模和方向。在国际关系学理论中,传统的军事帝国或殖民帝国拥有“联系性权利”,即强迫别国去做其不愿意做的事情的能力。而当今美国所拥有的是一种“结构性权力”,即它通过构建一个由一整套规则、制度所形成的权力体系,让系统参与者承担其风险、成本,且难以自拔。作为一个金融帝国,美国控制世界的广度,深度远远地超过了以往的所有帝国。

  财经:3月31号,普京正式签署了以卢布进行天然气贸易结算的法令,此后俄罗斯联邦安全会议副主席宣布“区域货币时代”即将到来。这一次卢布的反击,是否可以终结美元霸权?李晓:“区域货币时代”指的就是俄罗斯弃用美元和欧元等国际硬通货,这是在美国的金融制裁下不得已而为之的举措。此外,它即便成型,也是一个欧亚大陆中心地带的“货币区”,不是国际金融市场需求的结果,而是典型的地缘政治博弈的产物。

  另外,俄罗斯宣布供应欧洲的天然气用卢布结算,这一招确实很到位。欧洲大部分国家对俄罗的能源的需求极大。德国在40%以上,一些小国在75%到80%。它们必须拿欧元,美元向俄罗斯央行去换卢布。这样一来,对俄罗斯的金融制裁就完全无效了。当然,现在主要欧洲国家并未公开同意俄罗斯的这种反制措施。

  俄罗斯的这项举措更大的意义,主要是在国内。3月31号,卢布的汇率竟然升至到开战前水平以上,达到了1美元兑75.5卢布。这极大地稳定了俄罗斯国内民众的心态。此外,俄罗斯迄今已经经历了百余次的制裁,但是由于它有充足的能源和粮食供应,俄罗斯国内经济形势短期内难受到影响。但无论如何,短期内用卢布结算天然气的决定无论是能否得到实施,对美元地位的影响不大。

  财经:您认为在目前这个“全球化分裂”的条件下,跨国公司产业链正在发生哪些调整?李晓:这次制裁俄罗斯的过程中,美欧许多大型跨过公司的反应比政府还要激烈。英国石油公司放弃了在俄罗斯国有石油公司中20%的价值250亿美元的股份。壳牌公司放弃了在西伯利亚公司50%左右的几百亿美元的财产。

  第一,俄乌冲突使西方国家的民众、企业产生了巨大的不安全感。因为普京突破了自1648年《威斯特伐利亚条约》以来欧洲国家间权力游戏的共同准则与观念。

  第二,跨国公司的选择表明,民众和政府的意识形态观念可以控制资本的行为。我们不应对美国正在提倡的意识形态联盟掉以轻心。

  第三,企业只有做出政治正确的选择,才能在市场上有效地弥补损失。否则不仅是政府,民众也会抵制它们商品和服务。

  第四,当经济全球化被俄乌冲突这种地缘政治化取代时,无论政府还是企业,都会被卷入这股洪流当中。

  总体来说,跨国公司的产业布局基本形成了三大板块,分别是以中国为核心的东亚板块,以德国为核心的欧洲板块和以美国为中心的北美板块。

  实际上从21世纪初开始,跨国公司的产业链的调整就开启了。比如从2010年开始,美国企业就已经将全球产业链向本土和周边国家调整了。日本则从2010年开始,把生产据点由中国向越南等东南亚国家转移。

  这种全球产业链重构的原因,主要是由技术进步,企业组织生产方式变化等综合性因素促成的。大国博弈和疫情只是在此基础上的促进因素。

  第一个方面,跨国公司产业链的关注点不再是东道国的劳动力成本和优惠政策等传统因素,而是物理距离的远近和国民价值观等因素。包括信息透明度、政治或政策的稳定性,以及是否有强烈的民粹主义倾向等。

  第二个方面,目标市场的本地化。也就是说那些消费规模潜力巨大的国家和地区,对于跨国公司的吸引力将会持续增强,一些地方很可能成为区域生产集聚中心,比如说中国的长三角、珠三角地区,都有可能成为东亚地区生产集聚的中心。但需要注意的是,跨国公司产业链重构并非一定要“进入”目标市场,只要环境或条件允许,它们很可能采取“靠近”目标市场的的产业链调整措施。

  第三个方面,对公平贸易的要求将日益提升。跨国公司最终商品的制造完成过程要跨越几个、十几个甚至几十个国家的生产线和国境线。所以,市场的贸易规则是否公正,进出口的自由度如何,对知识产权的保护程度等都是影响其产业链布局的重要因素。

  于是,很多发展中国家进行了两个重大调整。一是认识到贸易壁垒妨碍了它们从发达国家获取离岸生产的机会,因而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进行大规模的关税减让行动。;二是开始积极地同发达国家签署双边投资协定,其数量从上个世纪中期到2000年翻了一倍。所以,对于像中国这样具有全面工业体系的国家而言,我们面临着与小型经济体的激烈竞争。未来,跨国公司将更加偏好法治健全,市场安全的国家和市场。

  财经:在大国博弈和全球疫情的“双重冲击”下,您认为中国应该采取怎样的对策?李晓:简单回答就是改革开放。

  首先,中国是这一轮全球化最大的受益者,目前,世贸组织的190个国家中有128个与中国的贸易往来超过了美国。2000-2010年,全球GDP增量中有30%是由中美两国共同贡献的;2010-2020年间则有80%是有中美两国贡献的,其中中国占有绝大部分比重。

  与此同时,中国在经历了长达四十年的经济增长后,正在由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增长转变,从出口拉动的增长向国内需求拉动的增长转变,从投资支撑的增长向创新支撑的增长转变,从贸易强国向科技强国、金融强国转变。这一切都需要提高资源配置的能力和效率,进一步深化改革是十分必要的。

  尤其是金融业的发展对制度环境的要求与制造业不同。中国此前的成就主要是靠制造业外向经济的发展。但金融产品要求产权受到高度保护,权力要得到制衡,其产品信息的公开透明度要求更高。

  比如人民币国际化,表面上看是对外的贸易计价结算水平的提升,实际上它涉及到国内金融市场的发展。人民币储备货币地位的提升,要求国内金融市场能够提供安全性、流动性的金融商品,这就要求货币发行国本身的金融市场必须是开放、发达的,能够为非居民提供以人民币标价的国际金融商品。只要实现了这一点,本身就是人民币的国际化。

  我们一定要从“门槛式开放”转变成“规则、制度型开放”。中国目前已经提出进入CPTPP的申请,这些都标志着我们对外开放将进入制度性开放的新阶段。

  设想一下,133911.com论坛,在中国经济体量日益增大的情况下,再过十多年左右就可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不仅是全球最大的工厂,还是全球最大的市场。当美国华尔街金融资本与中国金融市场处于共存共融的状态下,美国发动全方位制裁是不可能的。

  所以,当外部环境发生巨变,原有的全球化红利即将丧失时,我们应当通过自身的深化改革和高水平对外开放,把“融入全球化”转变为“吸引全球化”。这是中国应对全球化分裂的重要对策。

  李晓:我的观点是,我们只要理性、冷静、谦虚地向历史学习,一定会得到很好的答案。人的生活能力,对文化的理解、情操和价值观,往往和学位没什么关系。所以对普通人来说,一定要多读书,读好书。另外,一定要掌握“学习的能力”。大学或者中专、高专学到的专业知识,包括经济学、商学、法学,那都是谋生的手段。真正让人成为人的,是文史哲类特别是文学。当作家站在自身理想的高度,反视残酷的生活现实时,无论是炮火连天,还是疫情肆虐,他都能从中发现人类情感中最柔软、最能打动人心灵的东西。在文学阅读过程中,人会拥有独立思考的能力,以及审美的能力。这样在面对困难和压力时,即便知晓生活中的苦难或艰辛,却依然能够坦然面对,振作起来,乐观向上。